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如此家庭 更多>>
 

    如此家庭

    时间:2018-02-09 廿岁的那一年,我家刚移民不久,父亲却过世了,家里留下了我和母亲、姊姊和两个妹妹。
    所幸,父亲在过世的时候,留下了一楝房子和一些存款,所以呢,我和另外四个女人同居在一栋房子里,大家也没有分散,或是各自独立门户。
    母亲是个不到四十岁的女人,尤其平常不怎么做家事,所以那一双手,她的身段,并不像一般欧巴桑那样臃肿、癡肥,反而是色光四射,妖冶迷人,三个女的呢,姐姐名叫婉妮,是个柔顺,乖巧的典型好女孩,大妹叫婉蓉,个性倔强,不肯轻易讨饶,小妹名叫婉怡,是个多愁善感型的女孩,虽然四个大小女人个性不相同,可是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她们四个长像都很接近,唯一可立即辨认不同地方就是身高。
    本来,大家一块住在一起,虽然没有什么血缘关係,可是我们五个处得还很融洽,四个女的,渐渐地也以我为发号施令的中心,有问题,大家一起研究,从来就没有发生口角,或争执什么的。俗语说: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也。
    由于我渐渐地抓住整个家的经济大权,每人每月薪水不但要缴库,且要问我准允才能用钱,所以呢,四个大小娘们,无论那一方面都尽量的讨好我,巴结我,我真的是乐不思蜀,也开始对她们渐渐有了性趣。
    第一个让我斡到的是姐姐,情形是这样的:
    我们住的地方,是一栋二层的房子,楼下有一间客房,平常是小用的,如有亲朋好友来访,才会用它。楼上有五个房间,我和姐姐是隔壁,由于年龄较为接近,姐姐只大我十个月,所以她对我是无话不谈,无所不言,当然在我面前也不会有什么避讳,经常短裤,睡衣两头跑,久了也倒不觉得怎么样,可是也因为如此,所以无形中就製造了机会,也开始了我和她们之问不正常的关係。
    有一天晚上,我正在楼下客厅里看电视,家里也正好剩下姐姐,另外一个人则去参加大姨妈的女儿,也就是我表妹的婚礼,我因为小喜欢参加那种聚会所以没去,而姐姐呢,更巧,由于地的机车半途坏了,所以乾脆不去了,留在家里。
    在家里,我是习惯性的不穿上衣,只着一条白色短裤,姐姐则穿了件蓝色丝质的睡衣,坐在沙发上,突然间,我发觉姐姐今晚特别溧亮,特别的有味道,我乃打趣的道:
    “将来不知那家的男孩子有这个福气娶到像妳这么漂亮的女孩”
    “讨厌,妳又来取笑我了”
    “姐,妳有没有男朋友,我帮妳介绍一个。”
    “你介绍谁呢﹖”
    “介绍我呀,怎么样,不错吧﹗”
    “你少胡闹,你怎么可以。”
    “谁说不可以,反正这里没人知道我们家的过去,我们可以对别人说不是亲生的。”
    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一我移步到她旁边,并搂住她那细细的腰,涎着脸说﹕
    “妳看清楚,我是不是长得一表人才,英俊又惆傥﹗”
    “你惆傥的鬼,还可以算个大头鬼”
    说完,不知怎么打的,竟然打在我的生殖器上,痛得我惊叫道﹕
    “怎么可以乱打,妳想滚我绝种呀,痛呀”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要不要紧﹖”
    “不要紧,它还没掉下来,只是有点痛,姐,妳要给它安慰﹗”
    “怎么安慰法﹖”
    “我要妳用手向它说对不起﹗”
    我立刻抓着她的手,往自己的裤裆按上去,姐姐连忙把手拿开,口中连声说道:
    “不可以,不可以这样﹗”
    此时我裤胯底下的玩意儿,慢慢的胀起来,整个看起来,已彻微隆起,姐姐也看到了,脸好红,正巧,我的手搂住她的腰,略用力,她整个人倒入了我的怀里,她急着想挣脱,我却搂得更紧,低下头,我看着她那张吹弹可破的脸庞,相似三月里盛开的红杜鹃,可爱死了。
    姐姐躺在我怀里,也不再挣扎,不知怎么的,我有股冲动,我想要,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吻上去的,只知道她左闪右闪,最后成是让我吻上了。
    让一股电流,侵袭了我,也侵袭了她,我吻得好狂热,吻得好激动,姐姐的手此刻也紧紧抱住了我,沉重的呼吸声,生理上的需要,淹没了我们的理智,也撕去我们的衣服,也沖破彼此之间的那道墙。
    有些时候,我私底下会偷看一些黄色书刊,遗憾的是,我没有实际的临床经验,当我们赤裸裸的坦白时,我的唯一念头就是要斡,要上,我像一头放出栅的艋虎,把姐姐硬压在沙发上,底下的玩意儿在那里乱顶,乱捅,就是找不到洞口,姐姐口中虽然说:头去看仔细。
    “弟弟,不能这样,你不可以这样,放开我,弟弟放开我”
    可是,并没有多少的实行意愿,来表示她所谓的不要。
    就这样胡搞乱搞,弄了好久,终于想到书上不是说分开双腿吗,我赶忙低下一看﹕
    “啊哈,哎哟,真要命,姐姐的腿是含併的,我真是白搭。”
    连忙分开姐姐的双褪,就是这样,还好不是英椎怒用武之地,这根肉棒,按照书上所言,终于慢慢的进去了一点,我立刻感到一阵温暖,而且滑滑的,似乎有东西挡道,不让肉棒进去开山凿洞,我一挺腰,一送力,又进去了一大半,可是被我硬压在底下的姐姐,却哀叫连天的喊:
    “痛……痛呀……我快死了……弟弟你不要弄……痛死我了……”
    “弟弟!!痛::不要动……不要动……”
    “原来姐姐还是处女,难怪她和我一样,不懂﹗”
    我连忙又按书上的指示,立刻俯身亲吻她的嘴,她的乳头,来刺激她的性腺,我如机械般地做如此的连续动作,一会儿亲吻,一会儿含乳头,终于,姐姐不再推我,也不再喊痛。
    “好弟弟……嗯……姐姐里面好痒……好痒……好弟弟你快动……。”
    “我如奉圣旨般,立刻抬起屁股,又往里面动,谁知地又喊了﹕
    “啊……轻一点……不要那么用力……弟弟……轻一点……。”
    我的肉棒被姐姐的穴,紧紧的包着,真的好舒服,好快活,为了给地止痒也为了让我舒服,我频频的的进出,就这样干了几十下,姐姐的手突然紧紧抱住我的背。
    “好弟弟……姐姐好舒服……好美……弟弟……你快一点……。”
    “嗯……哦……我好美……好美……嗯……。”
    “姐……我也好舒服……好美……哦……哦……。”
    “姐……我从来不晓得干穴是那么爽的事……我以后会常常要……。”
    “好弟弟……姐姐美死了……快动……快一点呀……。”
    “嗯……嗯……姐姐要美死了……要快活死了……嗯……。”
    我突然慼到一阵温暖,一阵冲动,随着姐姐的洩出,我这样干了几下,也随之洩了。
    完事之后,我和姐姐,相互的爱抚着,相互地擦去身上汗水。
    “弟弟,你以后叫姐姐怎样做人”
    “姐姐,我不理我们是亲姐弟,我可以娶妳,真的,我会娶妳﹗”
    “可是,母亲那里,你说得过去吗”
    “我们儘量去说服她,不行再慢慢的想辫法。”
    “姐,我还想要。”
    “好吧,我们到房间去。
    由于,刚才没有好好的看姐姐的身体,所以一到房间,我的目光像搜索目标目的似的,在她全身上下猛盯,我要把她看个够,姐姐有点娇羞的说:
    “看什么,刚刚没看过呀,看你,真像头小色狼。”
    “我刚才那有好好的看,现在要看饱,永不忘记。”
    轻轻的,是那么的柔,那么的美,吻上了她的嘴,手也妩摸她的敏感部位,我们都是生手,我们要多了解,要多接近。
    渐渐的,我的棒儿又硬了,似乎比刚才更粗更大更长。我把姐姐放倒,细心的看着她全身的一切,洁白如玉的皮肤,挺挺硬硬的双乳,以及那个长满了毛的阴户,我的嘴含着她的乳头旋转的咬,轻轻的含,右手的手指,也扣弄进了她的阴户。
    好多的淫水,像什么似的,有点黏黏的,淫水是越来越多,姐姐的淫叫声,也越来越大声。
    “嗯……哦……哦……我好痛快……。”
    “好弟弟……我要你……我要你快干我……姐好痒……。”
    看到姐姐变得如此淫蕩,如此的放浪,我的心中早充满了熊熊慾火,不用她叫,我早要斡上去了。
    我将肉棒儿,对準了姐姐的阴户,用力一送,已整根尽底,我这次的干穴,如狂风暴雨般急速抽插,干得姐蛆叫声比先前又大了许多。
    “啊……我的小穴好美……我美死了……啊……。”
    “嗯……嗯……我好舒服……我好爽……嗯……嗯……。”
    “好弟弟……哦……用力的斡小穴……用力的干我……哦……。”
    “姐……妳的小穴好美……我的鸡巴好舒服……。”
    “好亲亲……好弟弟……姐姐美死了……哦……姐姐舒服死了……哎……。”
    “姐……姐……我爱妳……哦……哦……我爱妳……。”
    “好丈夫……好弟弟……用力的……哦……用力……”
    “哦……哦……亲爱的……快……小穴好美……哦……。”
    “哦……弟弟……我舒服死了……我爱……好弟弟……。”
    “姐……哦……你的穴好爽……哦……哦……好爽……。”
    “弟弟……我爱你……快……用力……快……用力……啊……姐要出来了快……快啊……我美上天了……啊……。”
    “姐……妳的精水……弄得我要洩了……姐……我也爱妳……姐……。”
    我和姐姐又再一次的双双洩精,全身的神经在这一剎那,被紧缩,瘫痪,没想到干穴是那么爽快,那么的舒服。
    弟弟,衣服穿一穿,我们到客厅去,等她们同来。”
    “姐,我想今晚可不可以睡这里。”
    “不行,以后时间多的是,不要这样子。”
    “姐,我去跟母亲讲,我们的事好不好﹖”
    “现在先不要说,过一阵子再谈,不要急,妳知道姐姐的个性,我不会变的。”
    “姐,我永远都爱妳。”
    “你有这个心就好了,我们下楼去。”
    我和姐姐下楼没好久母亲和妹妹同来,母亲和表妹直说着表妹婚礼的盛况,我和姐姐相互做了个微笑,看了看錶,已近十一点,我便对她们说道:
    “该去睡了,不要明天起不了床。”
    大家乃各自解散,回房睡觉。
    我怎么睡得着,脑海中所浮现的儘是婉妮姐姐的影子和胴体,挥也挥不去,就这样半睡半醒的到天亮。
    昨晚根本不曾睡着,所以今天的眼皮特别沉重,到了中午,我向公司告假,回家睡觉,一进门,正準备进房门,突然耳边听到一阵声音,是母亲房间传出来的,我原先以为母亲身体不太舒服,到了门口,仔细的凝听,母亲正在做那种事。
    我一股无名火突然生起,想看个究竟,轻轻弄了一下锁,啊﹗没有锁,慢慢的推门而进,原来母亲正在自慰。
    我没出声,也没打扰到她的好事,只见她那种淫浪的表情,已经够叫人受不了,我的家伙,也早已硬了半天高。
    她的身材,根本不像年届四十的老女人,洁白光猾,尤其是那双乳房,还是如笋子般的竖立,不像有的女人像木瓜一样,顺着眼睛看下去,平平的小腹,没有一点多出的脂肪,再看她那神秘的三角地带,一撮乌黑的阴毛,衬脱着她那丰满的阴户,显得更美丽,更迷人。
    母亲用手指紧紧的扎弄自己的阴户,淫水流了好多,看得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我也脱去自己的衣服,蹑手蹑脚走到母亲旁边,看个仔细,正在沉醉中的她,根本不知道我的来临,直到我伸出手去摸她的奶子,她才猛然惊醒,一看是我,立刻红上险。
    “你是怎么进来的,为什么要脱得光光﹖”
    “我进来看看妳在做什么﹖”
    “我是你母亲,你不可对我乱来。”
    “我知道是我母亲,但我是来帮妳解决困难的。”
    我没有让她有说话的机会,立刻用嘴封住她的嘴,她先是把嘴紧紧的闭着,经过我摸搓着她的乳房,她才开了口,让我儘情的吸着她的香舌,她的手一边摸着我的屁股,摸着我的大鸡巴,不由地骛叫道:
    “你的鸡巴怎么这么大﹖”
    “等一下,你要好好的教我,我一定会让妳爽死。”
    “你没搞过女人吧﹗”
    “我只弄过二次。”
    “我好久没被人家干过,待会儿你可一定要轻一点。”
    “来,你先舔我的小穴吧。”
    母亲说完,立刻张开双腿,露出她那毛茸茸的阴户,把我的头按到她阴户门前,我伸出了舌头,开始舔着她的阴蒂。
    “啊……哦……好儿子……哦……你舔得真好……哦……。”
    “嗯……哦……我好久没这么舒服……哦……往里面一点……。”
    “好儿子……我美死了……哦……美死了……美死了……。”
    “哦……哦……好儿子……你舔死我了……哦……舒服死了……哦……。‧”
    “嗯……我快活死了……大力一点……哦……哦……爽死了……。”
    “啊……啊……快一点……我要洩了……啊……啊……爽死我了……。”
    “我美死了……啊……快活死了……啊……。”
    一股阴精像喷泉似的,一股脑的洩出来,立刻弄得我满脸都是,一我好久好久没有嚐到这种滋味了,好爽,好舒服。”
    “来,你站过来,我给妳吮鸡巴。”
    “妳不要咬断它,不然就没有了。”
    “我一定会让你过瘾,满意。”
    说完,伸出了舌头,先舔着我的卵蛋,鸡巴的根部,周围,乃至于大鸡巴头,哇﹗好棒,大鸡巴感受的是温热,又舒适。
    “哦……哦……真美……真舒服……哦……哦……。”
    “我好舒服……好美……哦……哦……哦……。”
    “妳的嘴巴真好……弄得我大鸡巴好爽……哦……哦……。”
    “哦……哦……爽死我了……哦……哦……我爽死了……哦……。”
    “你真会弄……大鸡巴……哦……哦……痛快死了……哦……。”
    “啊……啊……我要洩了……啊……啊……。”
    我赶忙的抱住她的头,大鸡巴快速的抽动几下,一阵抽搐,大鸡巴洩了,全部洩进了母亲的口中,只听咕哝一声,她竟吞下去了,并且又继续舔着大鸡巴,使它不会萎缩下来,过了几分钟,大鸡巴的样子又恢复了。
    母亲便道:“你上来,在上面干我的穴。”
    我伏在母亲的胴体上,母亲的手,把我的大鸡巴塞进了她的阴户里,我顶几下,大鸡巴已齐根到底,她的阴户里,像什么似的猛吸猛吹着我的大鸡巴,弄得大鸡巴是又酸又麻,又舒服又痛快。
    “你慢慢的干小穴,我会让你满足。”
    于是我把大鸡巴提进又提出的,以适巷道之战。
    “哦……哦……你的大鸡巴真大……干得小穴好爽……哦……。”
    “嗯……嗯……次力一点……大力的干我……哦……。”
    “妳的穴好美……弄得大鸡巴好舒服……。”
    “好儿子……嗯……你干的真好……大鸡巴干的小穴美死了……。”
    “嗯i:嗯……大力干小穴……用力干……嗯……嗯……。”
    “好小穴……我会干死妳……插死妳……干……。”
    “哦……哦……我爽死了……对……再使劲的斡……哦……。”
    “好儿子……好鸡巴……侏会斡死我了……哦……插死我……。”
    “快……用力的干……快……哦……用力……哦……。”
    “好爽……哦……好爽……妳的穴员美死我了……哦……。”
    “大鸡巴儿子……嗯i:侏干死我了……快:r嗯……用力的干……。”
    “好鸡巴……好情郎……用力呀……快……我要丢了……快……。”
    “啊……啊……我爽死了……美死了……啊……啊……啊……痛快死了……。”
    平日视男人为无物的母亲,今天竟也是如此淫蕩,我的抽插更加用力,更加使劲,虽然我小懂真正的性爱技巧,可是我知道该如何控制比较不容易洩情,母亲洩了之后,缓缓地站起身体,便拍拍我的大鸡巴说:
    “不错,你还真能干。”
    “你要不要换个姿势,你先休息一下,我来弄你。”
    母亲叫我躺下来,她则双腿打开,屁股慢慢坐下来,一种新的滋味又让大鸡巴嚐,我不但可以休息,而且可以观赏母亲的穴套弄大鸡巴的情形,以及她那淫浪的表情。
    她套弄的很有节奏,上来一下必紧紧的拉着大鸡巴,一下来大鸡巴整根到底,她的功夫实在是很棒,这一上一下的,刮着大鸡巴舒服透顶了。
    “好孩子……嗯……怎么样……舒不舒服……。”
    “好骚穴……我好舒服……妳真的好会弄……我舒服透顶了……。”
    “嗯……哦……你的手摸我的奶……哦……。”
    “儿呀……我实在好美……你的鸡巴顶到花心好美……。”
    “哦……哦……哦……我要丢了……你弄快一点……哦……。”
    “好浪穴……哦……妳快点弄……我……啊……啊……。”
    母亲一看我屁股一直用力的往上顶,知道我要洩了,她上下的速度,快了许多,我的大鸡巴也被夹紧了很多,一阵畅意,使我把不住精关,一洩如注,整个人在这个交合的剎那,全为之软下来。
    母亲从我身上下来,在我脸上亲了又亲,才对我说:
    “你以后若是想干穴,我一定给你玩,只是你不可再外面乱来。”
    “我不会乱来,妳放心好了,我好睏,妳陪我睡一觉好吗﹖”
    “好啊,你乖乖的躺到晚上吧。”
    这一觉,睡得可真是香甜,直到她叫醒我的时侯,已是傍晚六点左右,也是姐们下班放学回来的时候,我赶忙的起来,穿好衣服,走下楼,若无其事的在客厅里看报纸。一个人待在家里,觉得有点冷清,不过也好让我好好的清静清静。
    正当我无聊看电视的时候,隔壁的张妈妈张寡妇来了,她平常就喜欢串门子,虽然她喜欢串,可是她的人缘不错,因为她年轻,只有卅初头,而且又是一身细皮白肉,长相是还可以,严恪的说只能说是中等货色。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在家﹖”
    只见她穿了一套浅蓝色的洋装,长度只到膝盖,她的话澴没说完,便一屁股的坐在我旁边,双眼不停的注视我,我依然是那件白短裤,不穿上衣。
    “她们都出去买东西了。”
    “你怎么不跟去,也顺便买个几件啊﹗”
    “妳今晚怎么有空来,等一下我去锁门。”
    “家里只有我一个人,闲得发慌,便过来走走聊聊。”
    回到沙发上,只见她的目光死盯着我的跨下,也许其我已经知道干穴的事,所以脑海中也无时无刻的不在想干穴,张妈妈却有意无意的抬起脚来,叠放着露出那细白的大腿,也指了指旁边道:
    “来,这边坐,我又不会把你吃了,怕什么﹖”
    “张妈妈,不是我怕什么,而是我怕等一下会侵犯妳。”
    “你不会的。”
    “那可不一定哦,谁叫张妈妈长得哪么漂亮,那么性感,让人看了都会心动呢﹗”
    “你这个小鬼,嘴巴满甜的。”
    “等下若有不是不是之处,还请见谅。”
    由于我一直想干穴,所以大鸡巴早已挺立多时了,我偎近了她的身旁,双手小安份在她的背后抚摸着,四目注视,我和她的唇终于吻合了,丁香暗渡,张妈妈的喉咙中传来几声低沉而颤抖的呻吟,听到这几声呻吟的声音,我的手也更加的不老实,渐渐的,我摸到张妈妈的乳房,并从上面的领口伸了进去,另外一只手,顺着洋装大腿的内侧进入了禁区。
    “不要……不要嘛……。”
    她想要挣脱,想用力的推开我,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张妈妈,让我好好的爱妳啦……。”
    我的嘴,从她的唇吻到脖子,我好像一个小孩子,贫婪地吻着她的肌肤,大鸡巴来回地在张妈妈的大腿磨擦着,她似乎是需要了,呻吟声变得大多了,我卸去了她身上的洋装,奶罩,三角裤,领着她进入了客房。
    张妈妈好像得了软骨症,软软地躺在床上,我不放松的紧迫着她,嘴巴含着她那红色的奶头,手呢,却钻进了茂盛的大草原,扎弄着她那迷人的狭谷。
    “张妈妈,妳太美了,美得让我心慌。”
    我迅速地把短裤脱掉,大鸡巴像暴怒似的,猛抖个不停。
    张妈妈一看到我的大鸡巴,立刻伸手抓住它,不再让大鸡巴跳动,握住了鸡巴柄,来来回回的套弄。
    张妈妈像是期待的看着我。她的阴户早已湿得不成样子了。
    张妈妈此时高举着双脚,拉着我对我说:
    “不要再弄了……快……快……我受不了……不要再弄了。”
    我将大鸡巴对準了她的洞口,用力一插
    “滋的一声,我这支大鸡巴全军覆没,一头栽进了她那要命的洞里。
    “啊……啊……我好舒服……我好爽……哦……哦……大鸡巴真硬……。”
    “嗯……我好爽……好爽……哦……我美死了……哦……。”
    “哦……我爱死你了……你斡得我好舒服……好美……。”
    “好骚穴……我会干死妳……哦……妳的穴包得我好舒服……干……。”
    “对……干死我……大力的干死我……哦……我好爽……哦……。”
    “大鸡巴哥哥……用力的干……插烂小穴……干烂小穴……大力。”
    “好浪穴……哦……我会干死妳……我会的……哦……。”
    “快一点……哦……用力……哦……用力……。”
    “哦……我爽死了……哦……我美死了……哦……哦……。”
    “好汉子……好情郎……我爱死你了……哦……哦……。”
    “哦……哦……我快活死了……哦……哦……。”
    我的大鸡巴在她的阴户里进进出出,带出了阵阵的响声,淫水早已浸湿了我们的阴毛,对她,我是毫不客气,毫不怜惜的猛力的干,使劲的插,这一番功夫,可真是把她搞得半死小活,淫声四起,床铺更是摇摇作响,此种声势,真的是好不骛人。
    “好鸡巴……你干我……哦……我快疯了……好久没这么爽……。”
    “嗯……嗯……爽死了……哦……我好爽好爽……哦……。”
    “哦……妳的屁股快扭……快动……哦……哦……快扭……。”
    “好弟弟……你插死我了……干死我……哦……。”
    张妈妈的双腿,紧紧的勾住我的腰,她整个人就像真的快疯了,不停的吶喊,不停的摆动,她是太兴奋了,太舒服了……。
    一波又一波的精水,射向我的大鸡巴头,刺渤得我好不爽快,此时的张妈妈陷入了弥留昏迷状态,我立刻抽出大鸡巴。轻轻的磨着她的阴蒂。
    过了一会儿,她的人才转醒过来说道:
    “你干得我爽死了,我好长的一段时间,没有这么美过,你让我快活死了﹗”
    “侏还没有洩,来我嚮你弄一来。、说邦,张妈妈示意要我躺着、她的手慢慢的套弄大鸡巴,最后低下了她的头,开始吸吮我的马眼,和整根肉柱子。她的舌头,就像一块加了工的绵球,舔了我几乎要跳起来,太好,太美了。
    “哦……哦……好嘴巴……哦……你……添得太美了……哦……。”
    “好姐姐……哦……妳太会吸了……哦……吸得我爽死了……。”
    “美死了……哦……哦……好爽好爽……哦……哦……。”
    “好姐姐……哦……含深一点……深一点……哦……哦……。”
    “哦……好舒服……好美……哦……快……弄快一点……。”
    我知道我快洩了,张妈妈似乎捨不得离开大鸡巴,嘴巴含了又含,我连忙推开她,不能再让她再含弄下去,否则就没戏唱了。
    张妈妈很自爱的转过身,学狗爬式的姿势,她那雪白、肥大的屁股,黑乎乎的阴户中,渗着太多的淫水,真是又骚又浪又蕩。
    我要尽恃的发洩,我要狠狠的干,狈狠的插。
    大鸡巴如排山倒洵之气势,立刻冲入那小小的狭谷,给予她无情竹疝峨。
    “大鸡巴哥哥……你真行……你真会干穴……小穴会爽死……。”
    “好情人……哦……你入得我美死了……峨……又来了……。”
    “嗯……嗯……我的小穴美死了……爽死了……嗯……。”
    “……嗯……我快活死了……嗯……嗯……。”
    “好骚穴……我会干死冰……妳的穴夹的我好舒服……。”
    “哦……好爽……哦……小穴会爽死……嗯……。”
    “好姐姐……快顶上来……快顶上来……我要……出来了……。”
    “好弟弟……快……大力一点……快……啊……啊……。”
    “啊……啊……我好舒服……我好美……啊……俩快死了……。”
    急促的呼圾声,和激情之后所剩下的残余,我和张妈妈都深感满意。
    “没想到,俗这么会干穴,搞得太爽了。”
    “妳的穴像怒江一样,水急而又多,大鸡巴快抬泡烂了。
    “讨厌的死鬼,下次我再也不让你搞穴,弄得人家现在一点力氟都没有。”
    “张妈妈,我该整埋一下,免得她们回来看到不好。”
    “你去客厅,我来整埋,一会儿就出来。”
    我听了她的话,便到客厅休息,心下想着:
    “我干穴的技术和能力又大大的进步了,婉妮姐,妳会爱死我……。”
    想到这里,我不禁露出得意而又自信的笑容,并且隐约中听到了婉妮姐她哀声的求饶,哈哈哈。
    可是我又怎么再和婉妮姐亲热呢﹖我可以利用什么机会,什么时间,好好的和婉妮姐聚聚,这得跟婉妮姐好好研究研究。
    “我要回去了,明天见好吗,我亲爱的小弟弟﹖”
    我心不在焉的回答:
    “明天再看情况,我可能有事。”
    此时正巧母亲和婉妮姐她们几个刚好开门进来,母亲见到张妈妈立刻趋前寒喧,我也利用这个机会,和婉妮姐们评赏所买的衣物,姐问我:
    “张妈妈什么时候来的,她有什么事﹖”
    “来不到半个小时,刚要回去,妳们就回来了。”
    “姐,等下到楼上来,我有事和妳谈。”
    “现在谈不行吗﹖”
    “姐,现在不行,我们到楼上年好好谈。”
    “好吧,我们上去谈吧,婉蓉,妳把东西整理一下,等会收好。”
    我跟在婉妮姐的身后,看着她那迷人窈窕的身段,那种属于淑女型的姿态,看得真是猛吞口水,心猿意马。
    “什么事要谈,你说灾!”
    姐姐,我要亲一个,我再说。”
    婉妮姐只是轻轻的在我嘴上一点,表示已经亲了,可是我却不放过她,一把搂住她的腰,往怀里猛带,两片嘴唇像盖章似的,印在她的双唇上,一阵轻咬,一阵吸吮,再加上我的魔手在助威,不停地游走于她的胸腹之间,姐姐的呼汲开始变得好粗重,好急促,喉间亦发出了呻吟的嗯声。
    我正乐于享受,正在忘我的时候,姐姐轻轻推开我,红着脸,深深的调口气向我白了一眼说道﹕“这就你要谈的吗﹖讨厌,我还以为有什么事。”
    “是真的有事想和妳谈,不过我现在不太舒服,晚上再说。”
    “好弟弟,姐姐不过是开个小玩笑,你就不要这样,快跟我说。”
    “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有关妳我之间的事。”
    “好弟弟,你是不是又动了什么歪念头,快说,不然我不会依妳。”
    “好姐姐,我只是想我们能不能找个机会好好的欢聚﹖”
    “这要看时间,不一定什么时侯可以。”
    “姐,后天是星期六,我跟妳到其他地方去好不好﹖”
    “好弟弟,既然你这么说了,我敢反对吗﹖”
    “姐,妳真好,我还要亲一个。”
    又是一个吻,只是这次我们吻得很热烈,若小是因为等一下婉蓉要上来,说不定,我会干了婉妮姐的穴。”
    这两天我一直在调养身体,为的就是星期六晚上和婉妮姐欢聚,等待的日子总是特别的漫长,感觉上是那么的久。
    好不容易,终于让我们等到了。
    “姐,我很高兴,今天晚上,还有明天我可以好好的跟妳在一起。”
    “好弟弟,我也是,走吧,我们先找个地力安顿下来。”
    “姐,我们去大饭店好不好﹖”
    “妳说好就好,我没有意昆。”
    “进饭店开始,我的心,我的血液,甚至……开始奔放,沸腾。
    服务生为我们带上门之后,我立刻抱住姐姐亲吻起来,吻着她的额头,她那紧闭的双眼,鼻尖,和那微微张开的樱唇,我和婉妮姐,一言不发的,我们的爱,我们的情在这交合的时刻里来代表,来发挥,来需要。
    我一边吻着姐姐,一边将她的衣服脱掉,也解掉了乳房的护罩,顿时姐姐的奶子,又呈现在我的眼前,看到这对白嫩的乳房,我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姐姐也想迎合我,但是地只挺了两下,就任由我的吸吮。
    我这双魔手,在她的背上、腋下、小腹,来回的抚摸,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我和姐姐已是一丝不挂了。
    姐姐的肌肤是那么的润滑、细腻,摸起来真的好舒服。
    我把姐姐放倒在床上时,也开始了我的性爱前奏曲——爱怃。
    我侧身偎着她,一只手搓揉着乳房,另一面我的嘴轻含着另一乳房,手轻轻的扣弄着她那最敏感的地带,伸了进去,淫水在她的小穴里,也开始慢慢的增多了。
    顺着奶头吻下去,到了她那丰满而又色丽的阴户,舌头轻巧的舔着阴唇,阴蒂一和阴唇的内侧,姐姐全身上下敏感的抖了好几下,下体更是时而抬高,时而挺送,配合着我的舌攻。
    淫水汨汨流了更多,她口中在这时也发出了声音。
    “嗯……嗯……好弟弟……姐姐好美……嗯……好舒服……。”
    “好弟弟……嗯……姐姐的穴好爽……嗯……嗯……姐姐的穴好美……。”
    “哦……嗯……不要再舔了……嗯……嗯……姐姐的穴好痒……。”
    “哦……弟弟……嗯……小穴好痒……嗯……支痒又舒服……嗯……。”
    “哦……不要舔了……嗯……再舔下去姐姐会受不了……嗯……。”
    姐姐的手,此刻猛拉我的头,一下往下按,一下又往上提。
    “好弟弟……姐姐的小穴好痒……用你的大鸡巴……好弟弟……不要……。”
    “求求你……用大鸡巴来干姐姐……快……不要舔了……嗯……。”
    “嗯……嗯……支痿又舒服……小穴好奇怪……嗯……好弟弟……吶……。”
    我慢慢的往上再吻同去,终于四张唇又胶合在一起,我的大鸡巴并不急着姓去,我还要逗她。
    我把大鸡巴头,整根肉棒,来同地在她阴蒂上面磨擦,直弄得她不停的浪叫﹕
    “好弟弟……嗯……快点进去……嗯……不要再逗我……嗯……。”
    “嗯……快点放进去……嗯……嗯……不要磨了……小穴痒死了……。”
    姐姐的屁股,情急拚命似的,一直往上顶,可是大鸡巴始终就是不进去。
    “我的爱人……求求你……快点干小穴……小穴痒死了……嗯……。”
    “嗯……嗯……大鸡巴哥哥……快一点干我……嗯……嗯……。”
    “嗯……我受不了……嗯……小穴痒死了……嗯……。”
    听到她如此的浪叫,如此的淫蕩,我将大鸡巴移到洞口,滋的一声,大鸡巴整根入底,紧紧的美,又是一种肉碰肉的滋味。,
    “啊……啊……小穴美死了……好弟弟……姐姐爱死你了……嗯……。”
    我的大鸡巴插入穴洞之后,立刻探取慢工出细活的办法,慢慢的抽送,慢慢的干着她,让她好好享受被干的滋味。
    “嗯……好美……嗯……小穴好舒服……嗯……。”
    “好姐姐……哦……我感你……哦……妳的穴真美……哦……。”
    “弟……嗯……好爱人……嗯……我好痛快……嗯……好美……嗯……。”
    “哦……哦……姐……呷……小穴真美……小穴真好……嗯……。”
    “大鸡巴哥……好情人……嗯……你的鸡巴真好……嗯……。”
    “好弟弟……姐姐太爽了……姐姐要好好的爱你……喃……。”
    “啊……啊……小穴要美死了……小穴痛快死了……咧……啊……。”
    “好弟弟……啊……小穴要升天了……啊……我美死了……啊……。”
    姐姐的胴体痉挛再痉挛,姐姐有气妩力的呻吟叫:
    “好棒……哦……小穴爽死了……哦……太爽了……。”
    “姐,妳舒服吗,弟弟干的好小好﹗”
    “好弟弟,你干的姐姐美死了,我好爽。”
    我轻轻的含着她的奶子道:
    “姐,我们再换个姿势好不好﹖”
    “好,我们换什么姿势﹖”
    “狗爬式,就是妳跪在床上,头低下去,屁股翘超来。”
    “这样的姿势,会爽吗﹖”
    “好姐姐,等一下妳就会知道”
    姐姐照着我所说的,把姿势摆好,我轻抚着她那雪白的大屁股,大鸡巴狠力的往穴内一插,我的手紧紧的抓住她的腰,一送一放的开始干了起来。
    “啊……啊……大鸡巴干得真好……啊……真舒服……啊……。”
    “好姐姐……怎么样……滋味不错吧……哦……哦……。”
    “嗯……嗯……我的小穴好舒服……好棒……好弟弟……嗯……你太会干了﹗”
    “哦……哦……我爱妳……姐……姐……我要让妳美死……哦……。”
    “大鸡巴弟弟……嗯……小穴让你干争水远……嗯……我也爱你……嗯……。”
    “嗯……小穴真爽……喃……嗯……小穴爽死了……嗯……。”
    “好小穴……你的穴美死我了……大鸡巴好舒服……哦……哦……。”
    这时侯的我,依然採慢工出细活的办法,大鸡巴一次一根到底,又慢慢的全部抽出来。
    “哦……好弟弟……你太会干穴……嗯……干的小穴快升天了……嗯……。”
    “嗯……我的亲栽……你真会搞我……嗯……我会爽死……嗯……。”
    “好爱人……姐……哦……大鸡巴会让妳满意……哦……。”
    “好弟弟……快一点……姐姐又要洩了……快……大力一点……哦:。”
    “大鸡巴弟弟……用力干我……小穴要升天了……啊……啊……我……。”
    “哦……哦……好弟弟……姐姐又升天了……我好爽好爽……哦……。”
    我又是缓缓地拉出大鸡巴,这一拉出来!立刻带出了不少的淫水,姐姐好像太舒服了,整个人倒在床上,娇喘嘘嘘,不停的喘气,脸上身上流着渗渗大汗。
    我亦是如此,唯一的不同的,就是大鸡巴仍然硬挺挺的,好不威武。
    沉寂了好一会儿,姐姐才又说话:
    “我的好丈夫,我今晚真的是升天了,我太舒服,太幸福了。”
    “我的好姐姐,妳先休息一下,我们等一下再继续的玩,等一下的味道,会和先前大不相同。”
    “弟弟,玩了这么久你还是没洩,可是姐姐已经洩了两次,姐姐服了你。”
    “姐,妳的穴真美,大鸡巴插得实在好舒服。”
    “弟弟,我真的好爱你,今生今世都不会离开你。”
    听到姐姐所说的这些话,我感动也沖动的抱住她,深深的给她一吻。”
    姐姐的性趣似乎又来了,她的手,抓住了我的大鸡巴来回的套弄。
    “你们男人就是这根东西让我们女人心服口服。”
    “姐,妳们女人的小穴一不是一样让男人想要猛往里面钻。”
    “这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战争,永远都打不完的战争。”
    “姐,我想再干妳的穴。”
    “你上吧,就这样子吗﹖”
    “不,姐,妳靠近床边躺下,脚向上抬起来。”
    魁梧而又火烫的东西大鸡巴,这次的干穴,将使出混身解数,不同于前几次的温和。我要尽所有的力量、摧残、狠干,把小穴给捣穿。所以,我告诉姐:
    “姐,妳要忍着点,我用的力量会很大。”
    “好弟弟,我知道,我想那可能是另一种舒服。”
    大鸡巴先是慢慢的在小穴中抽插,让淫水多流一点,免得小穴多受皮肉之苦。
    “嗯……嗯……好美……好舒服……嗯……嗯……。”
    “好弟弟……嗯……美死了……嗯……我爱你……嗯……。”
    “我的亲亲……喃……哦……小穴好舒服……嗯……。”
    我看着姐姐那如癡如醉的神情,口中轻声的淫叫,我看了一下大鸡巴在小穴中进出的情形,我知道,我要开始疯狂了,我要大干一场了。
    慢慢的提出大鸡巴,拍的一声,揭开了疯狂的序幕……
    “啊……啊……你的力量好大……啊……小穴有点受不了……啊……。”
    “好弟弟……轻一点……啊……轻一点……啊……不要那么大力……。、”
    “好姐姐……妳忍着点……过一会儿就好了……。”
    “啊……弟弟……慢一点……啊……不要用那么大的力……啊……。”
    “哦……姐……忍耐一下……哦……大鸡巴会爽死妳……哦……。”
    我的大鸡巴每一下都插到底,每一下都相当相当的重,干,干,干﹗
    “啊……啊……大鸡巴哥哥……小力一点……啊……小穴会痛……。”
    “我的心肝……小力一点……小穴会受不了……啊……啊……。”
    “好亲亲……好爱人……啊……我会痛死……啊……小穴痛呀……。”
    此时的我,已失去理智,已失去怜香惜玉之心,全然不埋会她的嚎叫。
    就这样狠插猛干的干了一百多下,我已是大汗淋漓,姐姐呢!
    姐姐已不在喊痛,反而是舒赧、痛快的呻吟。
    “吗……哼……好……弟……弟……啊……小穴美死了……哼……。
    “大鸡巴哥哥……我好痛快……我好爽……哼……好爽……。”
    “姐……姐……哦……妳爽了吗……哦……妳舒服了吗……哦……。”
    “哼……哼……侏真会干姐姐……干得我舒服透了……美上天了……。”
    “好弟弟……大力的插小穴……哼……大力的干我……哦……让姐姐去死吧
    “大力的干……哦……哦……哼……。
    “姐……哦……姐……我会大力的干死妳……哦……大力用力的插穿小穴……插死妳这个小骚穴……哦……姐……。”
    “好鸡巴……哼……快……快……再快……哦……再快……小穴要美死丁……。”
    “哦……大鸡巴……用力使劲的干……哼……快……快……哼……。”
    “……好小穴……屁股顶上来……哦……让大鸡巴插到花心……挺上来……”
    我汗水如下雨般流着,鸡巴、小穴的淫水也小停的流着,拍,拍,又是一挺,干得婉妮姐爽到天边去了,插得姐姐的穴,不停的抽搐。
    “姐……哦……姐……屁股顶上来……哦……姐……我爱妳……。”
    “哼……哼……姐姐快不行了……哦……姐姐实在是好过瘾……哦……。”
    “弟弟……你快大力用力的干我……哦……小穴美到了顶点……哦……。”
    “哦……我要浪了……姐……快顶……哦……快顶……哦……”
    “快……大鸡巴……用力……啊……哦……姐姐也要……哦……。”
    “啊……啊……姐……姐……我爱妳……啊……姐……姐……啊……啊……姐﹗”
    “哦……哦……我……洩了……好弟弟……哦……姐姐爱死你了……哦……。”
    一场人类最原始的战争,就如狂风暴雨后的晴天,整个停下来。
    沉重而又急促呼吸声,在我们的耳边传送,汗依然是流着,可是我和姐姐却因为高度的满足而为它流,满足后的瘫痪,满足后疲乏……。
    渐渐的,汗水不再继续的流,呼吸也正常多了,我轻吻着那已湿的髮梢,吻着那享受高潮后的眼神、樱唇……。
    “弟弟,我们一块去洗澡,刚刚流了太多的汗,该去洗一洗。”
    “等一下再去,姐,妳躺着,我先去放水。”
    “弟弟,你刚刚真的把我干上了天边,我今天真的是好过瘾,好爽。”
    “姐,你能过瘾是我最大的心愿,也是我的义务。”
    “你真会说话,走,姐帮你洗澡去。”
    “哎哟﹗”
    “姐,妳怎么了,是不是那里不舒服﹖”
    “我没有不舒服,只是小穴会痛,可能是你刚刚插我时的力量太大了。”
    “对不起,我下次不敢了。”
    “没关係,姐姐不会怪你,走吧,进去洗澡。”
    婉妮姐替我洗澡时,真是细心,身上每一部位,一寸一寸梳洗乾净,洗得我通体舒泰,混身上下好不舒服。
    “姐,我也替妳洗一洗。”
    婉妮姐姐的肌肤好白好嫩,竹笋般的乳房,丰满而又圆厚屁股,阴毛适中而肥厚的阴户,这些我当然不会轻易放过,藉着洗的机会好好把玩一番。
    “弟弟,你怎么跟小孩子一样,那么顽皮。”
    “没办法,谁叫姐姐长得那么漂亮,个性又温柔体贴,爱乌及屋嘛,我当然也喜欢它们。”
    “少在那里油腔滑调,快点洗﹗”
    洗完了澡,整理一下战乱后的现场,我拥着婉妮姐姐,在她温软的胴体下,一起寻梦,共同入睡。
    由于昨晚的大战,我感到特别的累,所以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已是日正当中,已近晌午,看着身旁的婉妮姐姐,依然是睡得那么香甜,沉稳。
    我用手撑着头,仔仔细细的看着婉妮姐姐,她那美好的脸蛋,白里透红的皮肤,可说是吹弹欲破,凝脂如玉,我情小自禁的低下头吻上她的脸颊,吻上她的鼻尖,并在她唇上轻轻点了一下。
    突然婉妮姐姐一把勾住我的头。自动的献上香唇香舌,于是我又倒下压在姐姐的身上,肌肤的磨擦,手的爱抚,又激起我们的慾念。
    “姐,我又要﹗”
    “弟弟,你真是急性子,色鬼。”
    “姐姐,妳在上面,套弄我,好不好﹖”
    “我没有用过,不过我试试看。”
    婉妮姐姐跨上我的大鸡巴,只见姐姐她用手握住我的大鸡巴,慢慢的张开阴户坐了下来。
    “啊……啊……弟弟……你的大鸡巴好烫……烫得小穴好温暖。”
    “姐,妳一上一下的套弄,我在下面会配合妳的。”
    “啊……啊……怎么大鸡巴每下都顶到花心……啊……我要美死了……。”
    “好姐姐……小穴要用力夹紧……对……就是这样……。”
    “弟弟……嗯……嗯……姐姐的小穴太美了……嗯……。”
    “嗯……嗯……我好美……哦……好舒服……嗯……嗯……。”
    “哦……哦……姐……屁股要转几下……哦……。”
    “嗯……好舒服……弟弟……姐姐的小穴好舒服……嗯……。”
    我看婉妮姐姐,此刻已是淫娃,我的双手也伸向她那挺立如竹笋般的奶子。
    “嗯……嗯……怎么会是这么舒朋……嗯……怎么会是这么美……嗯……。”
    “大鸡巴哥哥……嗯……小穴美死了……嗯……。”
    “哦……哦……姐……姐……妳套得我好舒服……好美……哦……。”
    “嗯……弟弟……姐姐才舒服……哦……小穴爽死了……嗯……。”
    “好情人……我的心肝……姐姐的穴痛快死了……嗯……嗯……。”
    “好小穴……哦……用力夹紧大鸡巴……哦……。”
    “姐……屁股要转……才会舒服……哦……对……对……。”
    “嗯……好……你真会干穴……小穴会美死……嗯……。”
    在下面的我,一面挺送着大鹌巴,配合着婉妮姐姐的套弄,我的手不时的给予她的乳房轻捏或重压,以增加刺激她的快感。
    “嗯……哦……我舒服死了……哦……小穴太爽了……嗯……。”
    “姐……哦:F姐……大鸡巴让小穴夹得好痛快……哦……好痛快……。”
    “嗯……我的爱人……我永远爱你……嗯……嗯……小穴快要美死了……”
    “大鸡巴哥哥……你快点动……哦……动快……一点……哦……小穴……。”
    “好姐姐……妳多转几下屁股……哦……哦……对……转几下……。”
    “啊……小穴要洩了……小穴……啊……啊……小穴升天了……啊……啊:
    “好舒服……哦……小穴好爽……哦……存弟弟……哦……姐姐洩了……嗯
    “姐……妳再多套几下……哦……等会儿……我们再换个姿势……哦……”
    “好亲亲……你真行……姐姐服了你……姐姐爱死你……哦……。”
    “姐,妳下来……下来嘛……。”
    “姐,妳躺着,背觐着我,让我手伸过去,好把脚抬起来。”
    “姐,这个姿势,妳满意吗,大鸡巴干得舒不舒服﹖”
    “哦……好弟弟……姐姐又开始舒服了……又开始痛快……哦……。”
    “啊:二轻一点……弟弟……你抓痛了我的乳房……喃……好美……。”
    “好小穴……这样好受吧……哦……哦……姐姐的穴我干的好舒服……。”
    “我好像腾云驾雾……又舒服又过瘾……嗯……嗯……。”
    “大鸡巴哥哥……哦……哦……我好爽好爽……嗯……。”
    这种背后侧交的姿势,最让女人舒服了,手不但可以扣弄着乳房,而且也可以撩挖阴蒂,大鸡巴进出抽插,直接由两瓣阴唇紧紧的夹着,紧紧的磨擦,女人当然好不快感了,好不舒服。婉妮姐姐当然也不例外。
    “哦……我的好弟弟……姐姐美死了……哦宝宝小穴好痛快……。”
    “弟……你的鸡巴真够力……干得小穴美上天了……哦……嗯……。”
    “好骚穴……哦……大鸡巴被小穴夹的好舒服……叹死了……哦……。”
    “嗯……快一点……哦……快……姐姐又要……哦……快……。”
    “姐……哦……姐……妳要等我……等我……哦……。”
    “炯……好弟弟……啊……爽……爽死了……咧……姐姐升天了……。”
    “婀……姐……向……我也要……升天……啊……好过瘾……啊……。”
    “姐……哦……我好美……大鸡巴洩得好舒服……哦……我舒服死了……。”
    “弟弟……你的精水烫得姐姐热死了……我好乐……哦……哦……。”
    “姐,等一下妳先回家,我晚一点再阿家,免得多事,好不好﹖”
    “那你呢,你要去那里﹖”
    “我到别的地方走走,妳先回去睡个觉,姐,妳放心,我不会乱跑。”
    “好,那么我先同去,你可要早点同来,知不知道﹖”
    “是,妳的话我敢不听吗﹖”
    看着姐姐坐上车,这个该好,我该如何打发掉,该去那里打溜﹖
    信步的走在街道上穿过马路,走过人潮,无意中来到了一间理髮厅,我的人还没经过门口,老远的就有人迎上来问道:
    “年轻人,要不要杀一下,里面小姐漂亮哦!”
    “谢谢,我不要。”
    “年轻人,大家都是好兄弟,进去做个参考,有什么关係﹖”
    “我不要,谢谢。”
    “不要这样子,只是进去看一下,好的话就留下来,不好我们也没话说,对不对﹖
    我心下想,他的话也不无道理,进去看一下又能把我怎么样,更何况我还不知道马杀鸡到底是个怎么杀法。
    一进门,那位老兄,便把我带到楼上一个伸手小见五指的房间,耳边所听到的儘是一些男女嬉闹声和谈话声,我被带到一个靠墙角的位置坐下来,我好奇的向四周看了一下,隔壁的位置拉有布幔,让人看不到里面的人到底是在干什么!
    “先生,抽菸吗﹖”耳边突然想起一个清脆而又甜美的声音。
    “哦,谢谢。”
    我借着微微的火光,看了一下要为我服务的女孩子,似乎长得还不错。
    这个女孩子同样的也拉起了布幔,也要外人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形,小姐缓缓的靠近我,我闻到一种特洧香水味。
    “先生,你要怎么做﹖”
    “小姐,我没有经验,随便妳怎么弄都可以。”
    “先生,那我先从脚开始,好不好﹖”
    “都可以”
    由于我是第一次被人按摩,又是第一次上这种理髮厅,心情上有着刺激和新鲜的感受,一阵从末过有过的舒服,一种从末有过的享受,传遍了全身。
    只觉得这位小姐的手好有灵性,把我抓得飘飘然,茫茫然,渐渐的她的手,从小腿抓到了大腿,捏弄、按揉,杀得我舒服死了。
    当她抓我的手时,我感觉到彷彿她的手柔若无物,好细好小的一双手,我禁不住睁大了眼睛,想把她好好的看清楚。
    太黑了,实在是没办法看清楚,只任由她在我的上身乱杀、乱摸。
    此时,我的血液也渐渐的开始沸腾,身体上渐渐也有了异样,她抓我,她捏我,我也要抓抓她,捏捏她。
    在黑暗中,我抓住她的手一把搂住了她,在她身上也慢慢的游走。
    “先生,不要这样,先不要这样。”
    “先生不要这样”是从事这行的口头语,欲擒故纵之计,我还是不理她,继续为她免费服务,果然不久,她有点受不了,便低声对我道:
    “先生,你如果想的话,后面有房间,我们到那里去。”
    “小姐,妳愿意吗﹖”
    “先生,干我这一行的,是看客人高兴,那有不愿意的道理﹖”
    “好吧,妳带我去。”
    于是,一这位马杀鸡女郎,带着三转四折的进入了一间暗室,里面也是黑暗的,小姐想要开灯,我连忙加以制止,因为既然黑了,我就要享受黑的乐趣,黑暗中,我为了要培养气氛,以及称谓上的力便,乃就请教了她的芳名。
    “小姐,小知妳芳名如何称呼﹖”
    “你叫我小玲就可以了。”
    我轻轻的把小玲带入怀中,不言不语的享受这沉寂黑暗的一面。我的手在小玲的背上滑动,另一只手也伸进了她上衣的领口,扣弄着她的乳房,她也不甘示弱的摸我的玩意儿。
    “先生,我们把衣服脱掉好了。”
    没想到她是这么的乾脆,毕竟是吃这行饭的人,作风大胆、俐落,不拖泥带水。
    我刚刚把衣服脱掉,她就来了,一手握住了我的大鸡巴,一手在我的背上屁股上不停的游移,她的手作成套筒状,在为我的宝贵家伙按摩、套弄。
    “小玲,妳能不能用嘴巴含住大鸡巴。”
    她没有答话,却以行动来表示她可以,她愿意。
    也不知她是怎么含的,大鸡巴让她的小嘴及得好舒服、好美。
    “啊……小玲……哦……我好舒服……哦……大鸡巴好美……哦……。”
    “哦……哦……妳的嘴太棒了……哦……妳真会含……哦……。”
    “小玲一:哦……大鸡巴太爽了……哦……哦……太爽了……。”
    “,小玲……我实在太舒服了……哦……我太美了……。”
    她的嘴含的我几乎快升天了,我要美死了,突然她停了下来、问道:
    “先生,你要怎么干我﹖”
    “妳靠近床铺躺着好了。”
    我想用昨晚跟婉妮姐姐干穴时用的那一招,来干死这位小玲小姐。在黑暗中。大鸡巴摸索了老半天,最后还是在她的引导下插了进去。
    “啊……你的大鸡巴好大……啊……小穴胀死了……嗯……。”
    “嗯……嗯……小穴胀的好舒服……嗯……小穴美死了……嗯……。”
    “大鸡巴真好……哼……弄得小穴好爽……嗯……嗯……。”
    “嗯……嗯……好哥哥……大鸡巴真会干穴……嗯……嗯……。”
    我依照原新计划,一下一下的慢慢来,先让她好好享受一下美的滋味,等一下,我要重残她的小穴。
    就这样插了约莫五六分钟,她的淫声已开始叫爽,淫水也流了不少,我将大鸡巴整根拉了出来,调节一下呼圾,深深的吸了一口真气,拍,拍,拍,我要重重的摧残她,狠狠的插烂她。
    “啊……阿……轻一点……啊……不要用那么大的力……啊……小穴会痛……﹗”
    “啊……痛……啊……痛……轻一点……小力一点……你的大鸡巴快顶穿花心……好哥哥……轻一点……啊……会痛……小穴会受不了……。”
    “哦……小玲……妳忍耐一下……哦……等一下妳就会舒服……哦……。”
    “哼……哼……你的力气好大……哦……小穴要干穿了……哦……。”
    “嗯……哼……大鸡巴哥哥……哼……你真行……我的小穴爽死了……。”
    “好情人……小穴从没有被这么大力干过……嗯……庸快死了……。”
    “嗯……舒服……哦……舒服……好哥哥……大力干……干死小穴……。”
    “好骚穴……嗯……用力夹紧小穴二:哦……大鸡巴干的好爽……。”
    “啊……嗯……我好爽……嗯……夫鸡巴每次都顶到花心……哦……美死了﹗”
    “小玲……屁股顶上来……哦……对……顶上来……哦……。”
    二好汉子……你干的真兇……真猛……小穴被干的好舒服……哦……。”
    “快……你在用力……大力……啊……大力的干……炯……快……。”
    “好骚穴……夹紧大鸡巴……我要插死妳……哦……哦……。”
    “大鸡巴……快……重重的干……小穴要升天了!:快……快呀……‧小穴过瘾死了……哦……舒服死了……。”
    “峨……痛快死了……好哥哥……你干的小穴爽坏了……。”
    “小玲……夹紧大鸡巴……小玲……夹紧……哦……哦……。”
    我的大鸡巴并末因为小玲的洩而改变抽插的力量,一样是那么的大力,一样是那么的狠。
    拍,拍,拍,滋,卜滋,拍,滋,L滋……:。‧
    “大鸡巴哥哥……哦……好达令:二哦……小穴受不了……你不要再插了……啊啊你不要再插了……你太猛……啊……小穴真的受不了……啊……不要再干了……小玲用嘴巴吸……啊……小玲用嘴给好哥哥吸……。”
    看到也听到小玲如此的呼声,我想,我也该够了,再干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我将大鸡巴抽出来,移动躺在小玲的嘴巴里。
    一根湿淋的鸡巴,红红的大龟头,就这样又塞进了另一个洞里——小玲的嘴巴。
    “小玲用力的含它,好好吸它。”
    “哦……好舒服……好舒服……大鸡巴美死了……哦……。”
    “小玲……哦……用力呎……对……哦……用力……哦……大鸡巴会爽死……好小嘴……妳吸得我真爽……好爽……哦……好爽……哦……。”
    “哦……哦……大鸡巴要插穿妳的喉咙。
    约莫又过了几分钟,大鸡巴突然感到一阵凉意,一阵要崩溃的念头急速的侵袭了整根大鸡巴。
    “快……小玲……快……我好痛快……我要出来了……快……用力含住……小玲你快……含紧……啊……啊……啊……啊……。”
    大鸡巴急速的在她的樱桃小口里,快而又猛的插了几十下。
    一股强大的精液噗、噗、噗……。
    完全的射入了小玲的喉咙深处。
    “哦……哦……我好舒服……哦……我好爽……哦……哦……爽死我了﹗”
    我翻了一个身,慢慢的平息急促的呼吸,小玲起了身,走到浴室拿了一条毛巾,和一叠卫生纸,擦去我身上的汗水,也擦去了我大鸡巴上的液体。
    穿好了衣服,小玲紧紧的偎着我说:
    “先生,你的大鸡巴真能干穴,干的我真的爽死了。”
    我和公司的一位女同事王韶玉也有了不正常的关係,直到后来,房间整修完毕,我离开了公司,才算开始过正常的生活。
    她的身材,她的外表没有因为结婚生子有所改变,反而显得成熟、丰满。
    她的位置就坐在我的旁边。
    正因为我们的位置是邻居,所以公事上或私底下都经常的聊天,打趣,她平常都穿得非常性感,也喷上名贵的香水,有事没事她总是会故意的露一点,让我养养眼,只是我只能看在眼里,不得吃她,总是要按下心中那股无名的慾火。
    有一天中牛,由于我是带便当,所以在公司里吃饭,而她得回家吃,所以经常中午还未下班,她的人早已不见了,今天也不例外。
    铃、铃、铃……
    “喂,您好,请问找那一位。”
    “我就是,请间妳那位……。”
    “好,我马上就来。”
    是王韶玉打的,说她受伤,先生出差,临时找不到人所以请我务必帮忙一下,我向公司告了个假,立刻赶到她住的地方,一进门,没看到人,我心想可能在卧房吧,当时也没想到其他,毫不迟疑的就走进卧房。
    ”王韶玉,妳那边受伤,要不要紧﹖”
    “我刚刚不小心,被车子撞了一下,不过现在好多了。”
    “被什么车撞了,撞到那里﹖”
    “被机车的手把撞到肚子,刚刚真的痛死了。”王韶玉指着她的肚子道﹕“你要不要看一看,现在澴是红红的。”
    说完掀起了被子,我看到的不只是肚子,天啊,她只穿了一件上衣。
    我立刻转过头去,对她说:
    “王韶玉,如果妳好了点的话,我想,我该回公司了。”
    “你难道不能体谅一个受伤病人的心情,我要你帮我按摩一下。”
    “你放心,只是按摩一下,不会有其他的事。”
    “好吧,我只是按摩一下,好了一我马上就走。”
    “对了一你进来时门有锁,没有的话,麻烦你去锁一下,不然让陌生人闯姓来,看到会不好意思。
    我按住心中的激荡,把房门关好之后,又走回房间,王韶玉指着床缘道:“你坐在这里替我按摩。”
    棉被又再一次的掀开,露出了她的下体。
    白白滑润的肌肤,深而圆的肚脐,平坦的小腹,修长匀称的双腿,还有迷人而又丰满的三角洲。
    她抓起我的手,在她的小腹上来回揉搓,渐渐地,我的呼吸开始急促,我的肌肉开始紧缩,我的大鸡巴也开始膨胀。
    王韶玉的脸上渐渐地也泛起了红晕,她的手慢慢的移向我的裤裆,口中则轻轻的说出了两个字﹕
    “吻我”
    她的话,似乎有着相当魔力,我既兴奋,又兴奋吻向她那樱桃小口,一阵狂吻,舌头交战,玉液生津,我的衣服,在她的协助下,终于完全曝光。
    我立克跳到床上,抱住王韶玉,此时的她,是早已慾火如焚,心神俱震,我的双唇如烈火般的刺激她,侵袭她不住的扭动,不住的呻吟,轻哼。
    我也为她脱去最后一件上衣。
    粉团似的两个肉球,透着阵阵幽香,她的奶子,不但大和圆,而且又挺又胀,粉红的双乳色,好像葡萄般的大小,看的实在是垂涎欲滴,我立刻凑上嘴去吸吹着她的一双乳房。
    她可是浪极了,不但把胸脯往上挺了过来,她的手也抓住我的大鸡巴套弄,顺着她的乳房,慢慢的移到了她那似丝如绒的阴毛,她的阴户,她那最敏感的阴蒂。
    “嗯……嗯……嗯……。”
    王韶玉轻轻的从鼻子发出了哼声,身体也不住的顿抖。
    “咧……啊……啊……。”
    她忍不住呻了一声:
    我的手指已滑入了那千人迷,万人醉的洞内,不停的扣、翻、插。
    她呻吟着,小穴早已是春潮泛滥,只是差点没聚细流而成大洋而已,淫水多,阴户丰满,真是标準的蕩妇。
    好美的小穴,好骚的肉洞,忍小住那股慾火,我的头,像导向飞弹慢慢的也射向她那桃源洞口。
    “啊……嗯……嗯……。”
    “不可以……你不能亲:﹕啊……我会受不了……。”
    我根本不理会她的叫喊,我要亲吻这迷人的世外桃源。
    “哦……哦……嗯……嗯……小穴美死了……嗯……。”
    “嗯……嗯……你亲的小穴好美……嗯……嗯……小穴舒服死了……”
    “好情人……嗯……你吻得真好……嗯……。”
    “好弟弟……嗯……哦……小穴好痒……喃……好痒……”
    “啊……痒死了……哦……小穴痒死了……嗯……求你……不要……。”
    “好弟弟……小穴里面痒死了……啊……求求你不要亲了……啊……。”
    “嗯……嗯……我要大鸡巴……嗯……我要大鸡巴干穴……啊……。”
    “痒……小穴好痒……啊……用鹳巴干小穴……快用……婀……。”
    缓缓的,我看着她,只见她呼吸相当的急促,勒脸含春,双颊含春,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