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百零五章 不亦乐乎(下)_干妹妹av96ckplayer在线视频_狠狠操天天撸干姐姐_奇米色 _干姐姐

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百零五章 不亦乐乎(下) 更多>>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百零五章 不亦乐乎(下)

    时间:2018-02-09 「华哥,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做啊?」文龙虽然已经休息了一晚上,但时差还没有倒过来,仍旧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没有什么可做的,除了老老实实的待着。」田东华漫不经心的看着手里的纽约时报。
      「什么意思?」文龙放下了咖啡,样子有点惊讶。
      田东华抬了抬眼皮,「你现在必须抱着一颗平常心才行,跟你说过的,五年之内咱们都很难再有机会了。」
      「那你叫我来干什么?我飞了半个地球儿跑到这鬼地方来,还以为你有什么新计划呢。」
      「叫你来就是怕你忍不住自己先动手,打草惊蛇。」
      「肏,神了。」文龙在心里暗讚了一句。
      「对了,那个GM的代表团谈得怎么样了?」
      「没怎么样,谈判谈得无聊死了,」文龙点上烟,「侯龙涛已经同意出售四分之一的股份给GM,现在天天就是像在自由市场上买菜一样的讨价还价。」
      「嗯,今天打算干什么?」
      「没计划。」
      「让那个Tina带你出去转转吧,美国是富人天堂,花钱绝对是一种享受。」
      「好吧,」文龙起身整了整衣服,「先去跟她干一炮儿。」虽然他心里只有玉倩一个人,但他要真的禁了欲,那可就太假了…
      又经过了两天枯燥无聊的你来我往,GM的报价仍旧没有上一千万,侯龙涛感到有点困惑了,把各方面的因素都计算到其中,一千五百万的价格是非常合理的,甚至都有点低了,对方却不买帐,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环节没有考虑到。
      星期三中午休会之后,侯龙涛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往大转椅上一坐,摘下眼镜,闭上眼,仰着头,做了两次深呼吸。
      茹嫣跟了进来,转到男人身后,给在他做肩颈的按摩,「谈得很辛苦吗?」
      侯龙涛用左手按住了爱妻的右手,「没什么,宝宝,亲亲我。」
      茹嫣托住男人的下把,让他仰起头,低下螓首,含住了他的嘴唇。
      桌上的通话器响了起来,侯龙涛按下按钮,「什么事儿?」
      「侯总,」对面是侯龙涛的另一个秘书,「GM的苏先生想见您。」
      「请他进来吧。」侯龙涛皱了皱眉,刚刚才开完会,下午还会继续,真不知道有什么必要现在私下来见自己。
      茹嫣过去打开门,把人请了进来。
      侯龙涛指了指对面的转椅,「苏先生,请坐,您有什么事儿吗?」
      「私事儿。」
      「请说吧。」
      「这…」苏栈看了一眼旁边的长腿美女,突然显得有点侷促不安。
      「我出去做事了。」茹嫣很懂事的离开了。
      「栈兄有什么就说吧。」
      「我…这个…嗯…」苏栈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吞吞吐吐的,谈判时那股灵牙利齿的劲都消失无蹤了。
      「哼哼,栈兄有什么难处儘管说出来,我能帮的一定帮。」
      「那好,」苏栈用力的一点头,好像是下了决心,「我昨天看到你在走廊里跟一对儿双胞胎说话,你认识她们?」
      「对。」侯龙涛点了点头,脸上还挂着笑,心里却已经开骂了,「老丫那不会是看上我媳妇儿了吧?你他妈开口,开口啊,你丫敢说出来,我在这儿就废了你杂种肏的。」
      「嗯,她们俩有一个朋友,梳了一条很奇怪的辫子,那个女孩儿,你也认识吗?」
      「认识。」侯龙涛一听就知道对方说的是自己心爱的小白虎,「您怎么知道她们是朋友?」
      「我第一天来的时候,在楼下看见她们在一起来着。你能把她找来,让我见见吗?」
      「干什么?」侯龙涛这句话的语气已经带了点敌意了,「她是我女朋友。」
      「噢,你别误会,我只是想见见她,没有别的意思。」
      「你为什么要见她?」
      苏栈没有回答,脸上出现了神往的表情。
      「你不跟我说,我可不会答应你。」
      「唉…」苏栈歎了口气,他扭回头来,刚想说话,突然注意到了办公桌上的好几个像框,他一把抓起了其中的一个,里面是一张司徒清影一身皮装,骑在那辆大哈雷戴维斯上的靓照。
      侯龙涛没反应过来对方要干什么。
      「这…她…这…这…」苏栈死死的攥着那个像框,双手颤抖,脸色煞白,那天还看得不很真切,今天算是瞧了个明白,「啊…她…」
      「你怎么了?」侯龙涛从办公桌后绕了出来,「苏先生?栈兄?」
      「她…她…她叫…叫…叫什么?」
      「司徒清影。」
      「司…司徒…司徒…啊!」苏栈大叫一声,仰头就倒。
      「栈兄!」侯龙涛赶忙上前一步,把苏栈扶住了,猛掐他的人中,扶着他坐到了大沙发上,「你没事儿吧?我给你叫救护车吧。」
      「啊…不用…不用,」苏栈捂着自己的脑门,「不可能…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什么不可能?」
      「她母亲…她母亲…」苏栈的眼睛里已经有了泪水,「她母亲是不是叫…叫…叫小川玉子?」
      侯龙涛一下从沙发上窜了起来,难以置信的看着苏栈,结合所有的现有信息,他得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结论,「司徒志远?」
      听到对方说出这四个字,苏栈这个四十多岁的大老爷们竟然失声痛哭了起来,他知道自己二十多年的思念、迷惘、期盼、等待、找寻都即将有一个结果了。
      「她的真名儿叫樱花玉子。」侯龙涛猜想当初玉子并没有用自己真实的姓氏。
      「嗯?」司徒志远抬起了头,「我…我不管她叫什么…」
      侯龙涛掏出根烟递到对方面前。
      司徒志远接了烟,又在年轻人的打火机上点燃了,刚刚吸了一口,立刻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原来他根本就不会抽。
      侯龙涛坐回自己的大转椅上,自己也点上一颗,他按下通话器,「茹嫣,通知所有人,下午的会议取消,就说我身体不舒服,明天早上再继续。」
      「清影…清影…她多大了?」
      「他是你女儿,如果这是你想问的。」
      司徒志远一下站了起来,呼吸都不均匀了,「你…请你带我去见她们。」他可能觉得自己的语气太生硬了,又加了一句,「求求你…」
      侯龙涛没动地方,斜眼看着司徒志远,现在越看他,还真就越觉得他在眉宇间跟自己的小白虎有几分相像,「你第一眼看到清影,就觉得她跟玉子很像,这也就是为什么第一天谈判的时候你会魂不守舍?」
      司徒志远冲到了办公桌前,双手撑在桌面上,表情急切,「求你了,我想见她们,我等了二十二年了。」
      侯龙涛的手指向下点了点,示意对方坐下,「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
      司徒志远是个很有责任心的男人,他明白侯龙涛现在的立场,很明显,现在保护玉子母女是他的责任,如果自己的说法不能让他满意,他是绝不会让自己进入清影她们的生活的,「你先告诉我,她们好不好?」
      「我很爱清影。」
      「好,」司徒志远慢慢的坐进转椅里,「我父母以前都是在外交部工作,我高中毕业那年,他们为我争取到了一个公派留学日本的名额,我就对东京上大学了。很平淡的过了三年多,有一天我和一个日本同学出去吃饭,碰到了几个他的高中同学,大家就在一起聊天儿。」
      「他们是右翼分子?」
      「你怎么知道?」司徒志远的身上的汗毛都立起来,一阵发冷。
      「不是猜的。」
      「不是?」
      「不是,有人告诉我。」
      如果以前还有一丝怀疑的话,司徒志远现在完全确信桌后的年轻人跟自己要找的人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繫,否则这些细节他是不会知道,「说了没几句,那几个家伙就开始说什么皇军在南京的丰功伟业,我一下儿就急了。原来我们那天可不是什么碰巧碰到了,他们和我的那个同学都是一个日本右翼团体青年团的成员,因为我曾经在中文报纸上发表过谴责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的文章,他们就是冲着教训我来的。」
      「美女救英雄,对你来说,不知是福还是祸。」
      「你…」司徒志远太明白侯龙涛这句话的含义了,「玉子…玉子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美丽、最可爱的姑娘,我爱她。」
      「那为什么还离开她?」
      「我是公派留学生,我没的选择,其实根本不是什么选择不选择的问题,生我养我的祖国和父母,我怎么可能留在日本?我怎么可能不回国?」
      「是啊,那个年代的人。唉,短短二十年,咱们的国家发生了太大的变化。」
      司徒志远不知道侯龙涛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感慨,这也不是他现在考虑的主要问题,「我告诉玉子我要回国了,我求她跟我一起走,虽然我知道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我真的…我是真的希望她能跟我走。」
      「你那会儿是不是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有多爱她呢?」
      「你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司徒志远略微惊讶的看着侯龙涛,很难想像他小小年纪就对感情的事这么清楚,却不知那是因为他曾经有过相同的经历。
      「有限,你继续说吧。」
      「玉子当时并没有给我明确的答覆,她说需要考虑一下儿。当时不知道为什么,我把我在北京的地址留给了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有不好的预感吧。从那天起,我就再也没见过玉子,她再也没来找过我。」
      「你为什么不去找她?」
      「她从来没告诉过我要怎么才能联繫她,我问过,我要她给我留下地址,她说她不能,她说我最好不知道,我就没再追问。从她的言谈举止就能看出来,她不是出自普通人家,说不定还是个什么豪门望族呢,有苦衷也是正常的。」
      「那一段时间一定很苦闷吧?」侯龙涛想起了当初香奈失蹤时自己焦急的心情。
      「还真没有,」司徒志远皱起了眉头,好像是在努力回想当时自己的心情,「那会儿已经邻近回国的日子了,每天都是忙着打点行装,挺忙的,闲不下来,而且总是想着大概她明天就会来了,到了第二天,又想大概明天她就回来了。也许是到了机场的时候,我才真正的意识到,我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
      「很后悔吗?」
      「我天天都是在后悔中度过的,如果我当初努力的去找她,哪怕只是当我们常去的地方看看,没準儿就能碰见她呢。」
      「你也别太自责,玉子有意不见你,怎么可能去你们常去的地方?再说了,就算你见到了她又怎么样?你一样是要回国,她一样是不可能跟你走的。」
      「她为什么有意不见我?」司徒志远猛的抬起头。盯着侯龙涛,就好像是要在他脸上找到答案一样,「你一定知道的,你告诉我。」
      侯龙涛摇了摇手指,「你的故事还没讲完呢,等你结束了,我才会开始。」
      「简单的说吧,我的生活变得枯燥无味,我每天都在思念她,每天晚上都是想着她的一颦一笑入睡的,呵呵呵,」司徒志远苦笑着摇了摇头,「可笑的是我连她的死活都不知道,你都想不到我当时心里有多苦。」
      侯龙涛当然想得到。
      「那会儿还不像现在,我想再去日本找她都没有机会。八七年初的时候,我进了GM的北京办事处,我把我所有的经历都倾注到工作上,只有那样我才能暂时的忘记她。哼哼,」司徒志远自嘲的一笑,「结果我的业绩成了整个办事处最出色的,那个外籍经理对我特别的欣赏,八九年的时候,他帮我办了手续,準备八月份的时候送我去美国培训。」
      「我想你改名儿和六、四有关吧?」
      「你真能联想。」司徒志远惊讶的看着侯龙涛,「那时候我的精神生活何其的空虚,我根本就没有精神生活,我跟着在西单的民主墙贴大字报,积极参加学生集会,因为我去日本留过学,被封为受过民族熏陶的先行者,居然在高自联里混出了点儿名气,自然也就受到了公安机关的重视。那个外方经理觉得我再在北京待下去可能会有危险,就把我的培训日期提前了,让我在五月上旬的时候就去美国了。」
      「那你跟那些大学生没什么区别,精神的空虚导致了对糟粕的全面吸收。」
      「可以这么说,但是有的时候,你犯了错误就没有改正的机会了,我不得不改了名字,还加入了美国籍,只有这样我才有可能回来。」
      「苏栈,苏栈,」侯龙涛念叨了两边,「Su是SiTu去掉I和T,Zhan是ZhiYuan去掉I和Yu。」
      「对,你知道整件事儿最具讽刺意义的是什么吗?」司徒志远摘下眼镜,右手捂着自己的眼睛,「我父母…我父母是忠诚的共产党员,他们在长安街上劝阻别人不要砸抢军车,被那些举着民主大旗的暴徒活活踩死了,哈哈哈。」
      侯龙涛没有说话,对方的笑比哭还难听,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我在国内无牵无挂了,一直在美国GM Investment Group里干,从最底层的职位一直到现在的VP。」
      「所以你一直也没回来过?」
      「最开始的几年我不能离开美国,身份办好了之后,我所有的假期都是在东京度过的,十三个圣诞假期,十三个年假,我都不知道换了多少家私人侦探所,在报纸上登了多少寻人启事,从来就没有过结果。」
      「你登过寻人启事?什么内容?」
      「我怕玉子确实是有苦衷,又不知道她的生活到底变成了什么样,万一她已经有了幸福的家庭呢?所以我从来没在启事上用过她的名字,只是很简单的把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间、地点和情况登出来,如果她看到了,她会知道是我的。」司徒志远当然不知道媚忍的存在是极大的秘密,根本就没几个人知道,再厉害的私家侦探也找不到,玉子大部分时间又不关心时事,不怎么看报。
      「还不用她的名字,你苦寻了那么久,居然还没到什么都不顾的地步?」
      「我必须要考虑她的处境。」
      「好,好,」侯龙涛确定了司徒志远是真的还深爱着玉子,「你结婚了吗?」
      司徒志远摇了摇头,「我只爱过一个女人,我只有过一个女人,那对于我来说足够了。」
      侯龙涛差点没从椅子上籀过去,本来觉得自己就够癡情的了,没想到今天碰到一位道行更深的大仙,而且他的语气还那么的平静,就好像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你不觉得自己傻吗?」
      「怎么傻了?」
      「就像你自己说的,你连她的死活都不知道,你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她了,你就为她守活寡?」
      「你没见过青年丧偶的人一直单身到老吗?他们明知道和爱人已是阴阳相隔,我却还没有完全丧失机会,不是吗?」
      「那她要是已经爱上别人了呢?她要是已经有了幸福的家庭呢?你的付出不都白费了?」
      「是吗?」司徒志远的表情有点黯然,他以为侯龙涛是在用一种婉转的方式劝告自己不要打扰玉子的生活,虽然并非完全没有心理準备,但还是很难接受。
      「我是说如果,如果。」
      「如果?」司徒志远的眼睛里又有了神采。
      「如果。」侯龙涛郑重的点了点头。
      「感情本来就没有公平不公平的,不是每一分付出都会有回报的,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OK,如果现在玉子是单身,但她的过去可就不像你这么清清白白了,你有什么想法?」
      「我失去过一次了,我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她要是不要你呢?」
      「…」
      「呵呵呵,」侯龙涛离开座位,走到司徒志远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吓着了?」
      「你…你就别再折磨我了。她…她一个人把我们的女儿带大的?」
      「你的女儿是自己长大的。」
      「什么意思?」
      侯龙涛听够了别人讲故事,该是他动嘴皮子的时候了,他最开始解释的就是当初玉子为什么没有再露过面,不过并没有说明玉子最厉害的功夫是什么。
      司徒志远半天都没出声,要让一个普通人消化「媚忍」这个概念,确实是需要点时间的。
      「玉子不见你是为了让你能活下去,让她自己能活下去,让你们的女儿能活下去。」
      「我…我明白…」
      侯龙涛接着说出了是如何被送到北京的。
      司徒志远捂着脸哭了出来,「我…我搬家了,可…可…可就是搬到了三公里以外的地方,我的女儿啊…清影…」
      「你也别太难过,」侯龙涛又转回了办公桌后,点上烟,「好在她也没受什么苦。」
      「是…是啊,清影…」
      「说点儿开心的。」侯龙涛就像告诉玉子那样,把自己怎么和清影好上的经过讲了一遍。
      那段经历挺有传奇色彩的,有点欢喜冤家的劲头,听得司徒志远脸上都有了笑容,「不过这么说来,你是怎么认识玉子的?又是怎么知道她是清影的母亲的?」
      「嘿嘿嘿,」侯龙涛把跟Honda和Toyota的恩怨说了,「玉子她们是受雇去杀我的,结果阴差阳错,我成了她们的新领导人,细节跟你就没什么关係了。玉子和清影长得那么像,脚上又有一模一样的文身,一问就问出来。我把媚忍都弄到北京来了,也算让玉子她们母女团圆。」
      「真是像天意一样。」
      「是啊,对了,除了清影之外,玉子还有两个女儿,樱花清影和樱花飞雪,你能接受吗?」
      「她们的父亲…」
      「我都不知道她们的父亲是什么人,根本就无关紧要,玉子只不过是遵从她们家族的传统罢了,跟感情没关係,我敢打赌,如果她有的选择,她只会给你生孩子的。」
      「对,你说得对,」司徒志远抹了一把脸,「我不会介意的,我能接受。」
      「那就好,几那天就这样儿吧,你回酒店休息一下儿。」
      「你…我…你不带我去见她们?」
      「别光想着自己,我得先徵求一下儿她们的意思啊,就这么把你往她们面前一放,你想让她们做什么反应?」
      「对对对,」司徒志远也知道是自己太急了,「那…那我回去等你的消息。」
      「你有没有什么信物一类的东西啊?」
      司徒志远从西装的内兜里掏出一个白色绸缎的小香包,上面绣着一朵盛开的樱花,「这是玉子给我做的,二十二年了,我每天都带着它。」
      「岳父大人,我想你不再适合做我的谈判对手了。」侯龙涛接过了对方手里的小布袋。
      司徒志远很高兴侯龙涛能这么说,证明他有信心让自己一家团聚…